熱門關鍵字: 勞動 博覽 維權

您所在的位置:專題 > 關注 > 正文

走進“王希偉技能大師工作室”玉雕大師:琢玉更塑人

2015-06-24 作者: 來源:


王希偉(右一)在實操課上教授學生。
  □本報記者 盛麗/文 陳藝/攝
  玉雕是中國最古老的雕刻品種之一,原本普普通通的一塊玉石,經過設計、切割、雕琢、拋光等制作工序和工藝,一件件精美的作品問世。在北京市工藝美術高級技工學校,國家級玉雕大師王希偉和以他名字命名的國家級首席技師工作室,正在完成著美玉的雕琢工作,將零基礎的學生培養成為優秀的玉雕創作者。
  重基礎
  選拔優秀苗子親自輔導
  一手擺弄著未完成的玉雕作品,一手托著眼鏡框認真地觀察……早上7點多,在位于昌平的北京市工藝美術高級技工學校的這間王希偉國家級首席技師工作室中,國家級玉雕大師、學校教師王希偉,正在靜靜地看著學生們每一件作品的進展情況。
  他邊思考著,邊用手中的鉛筆修改著作品線條,以便于上課時學生來到工作室后,直接可以對照自己的作品,進行改進和創作。
  這幾天,王希偉正帶著玉雕班的學生進行“燕京八絕”這個展覽作品的創作。為配合這個展覽,學校專門組織兩個班創作作品。雖然作品的完成主要是需要經過學生的個人努力和創作,但教師的具體輔導同樣不可或缺。
  “目前,作品完成的情況還算順利。計劃是要求一個學生至少完成三件作品。加在一起,教師需要輔導學生作品100件。”王希偉說,“有的作品基本接近完成,有的還正在制作,還有的處在用材料設計的初級階段。”
  2013年3月,工作室啟動,5月建成。工作室承擔著不少重要的作用,培養學生、輔導學生就是其中一個。
  在北京市工藝美術高級技工學校學習玉雕,學習的內容會根據學生的具體情況,來安排課程。“剛入門的一年級學生會輔導他們關于基礎工具使用方面的內容,用材料做圓、做方;二年級基本上是制作花草、鳥獸這些初級內容,還會接觸一些人物制作;三年級會鼓勵輔導學生去自己完成創作,做些具有現代美術理論和現代美術觀點的作品,嘗試傳統工藝美術設計的方法……”王希偉說。
  “工作室的老師基本上是帶三年級以上的學生,對他們進行輔導。”王希偉說,“現在工作室有6位學生,5位老師。學生都是從學校玉雕班中選拔出來的優秀苗子。他們來到工作室,更便于輔導。”
  重創作
  結合特點助學生出作品
  目前,工作室已建成3個裝備行業內最先進玉雕設備的玉雕實訓室。而王希偉和工作室的其他教師,每天工作的其中一部分就是在幾個玉雕實訓室中穿梭、指導學生。“這種輔導很具體很直觀,學生有什么不足,立刻進行具體輔導。”王希偉說。
  來自房山學校的四年級學生羅夢露是工作室正在培養的一名學生。“基礎知識過硬,有設計思想。”這是教師們對她的評價。
  要直接獨立設計完成作品,不是件容易的事情,需要經過過程的積累。“就說這個磨玉,沒有兩三年的功夫,根本不能達到完成作品的程度。”王希偉說。
  在學生完成作品時,工作室就能給予不少具體的幫助。《鄉音》是羅夢露要完成的作品的題材,主要表現的是一位侍女在屋中彈琴的場景。對于玉雕作品的設計,原材料的恰當使用是個關鍵部分。
  同樣的題材,在選料上,一塊翡翠和一塊白玉,做出來的作品就會有所不同。“玉雕講究量料取材,翡翠和白玉在料性和料理上它們是有區別的。翡翠的顏色變化會比較大,沒有白玉穩定。白玉剝完皮后基本上呈現的都是白色,有的可能稍有雜質。”王希偉說。
  哪兒的設計不太合適,構圖、結構和原材料怎么結合更恰當……王希偉和工作室的老師具體結合羅夢露的作品設計,以及使用的原材料,進行輔導。
  根據原材料的具體情況,創作隨之進行著改動完善。“老師會提示她在作品的構圖、人物的姿態、房屋擺設上做些變化。”王希偉說。在三個多月的制作過程中,工作室的老師和羅夢露多次交流。在不斷交流、改進中,作品基本成型,目前正在準備拋光。
  重創新
  繼承老技藝鼓勵新思考
  “不管是學校設立玉雕這個專業,還是建立王希偉首席技師工作室,主要的目的都是為發展工藝美術、繼承傳統文化。”王希偉說。
  而對于培養學生,他同樣有著自己的理解。“培養學生,要讓他們既了解中國歷史文化,又要培養他們愛上傳統藝術。只有真心的喜歡,才能干得進去。培養興趣,加上培養技藝,才能讓學生慢慢步入正軌。”
  其實,對于王希偉玉雕學習之路同樣是這么開始的。“我的母親是在北京玉器廠工作,打小常常看到她的工作環境,逐漸喜歡上玉雕。我喜歡繪畫,小時候在東城少年宮學過,還常聽工筆畫大家的講座。所以最終走上學玉雕的路。”
  1982年,王希偉進入北京玉器廠學玉雕。作為一個玉雕創作者,王希偉在苦練玉雕技藝、工藝等基本功的同時,不斷加強自身文化知識的學習。
  自到北京玉器廠,他師承蔚長海、宋世義等中國工藝美術大師。在繼承老一輩師傅們傳統技藝的基礎上,王希偉不斷創新,逐步形成自己獨特的藝術風格。在創作中,以玉為載體,通過玉雕作品寄托情感,傳播玉文化,弘揚祖國悠久的歷史文化遺產,深受廣大玉器收藏愛好者們的喜愛。
  2012年,王希偉來到北京市工藝美術高級技工學校任教。工作室成立后,他帶領老師一心一意撲在培養學生的工作中。“工作室承擔學校玉雕教學的任務,工作室在配合學校的教育規劃中,做著不少具體工作。”王希偉說。
  以王希偉為首的工作室成員,積極投入教育事業,給學校玉雕專業提出了不少寶貴的意見和建議,促進了玉雕專業的快速發展。
  在玉雕專業學生實訓期間,王希偉和工作室其他教師時常親臨指導,引導學生樹立正確的行業觀念,掌握先進的雕刻技能;另外,工作室成員為了選拔出優秀的學生,還開展強化訓練,制定教學項目,學生在有限的水平上得以很大的提高,培養大師的苗子,實現分層教學,充分發揮了工作室的作用。
  王希偉認為,在玉雕的發展上,需要思考和搞些嘗試和創新。“我們教的學生是要具有這個時代特色的玉雕工作者。在工作室,包括我要求學生不要走我的路子,這樣會給你很低的分數。你們要是創作出不錯的產品,只要有人認可,就會給你高分。”
  工作室在理念上,玉雕創作上,都承載著在學生中極力推廣的作用。“創新需要長時間的認知,才能產生”。王希偉說。
  在學生馬旭波關于時空展現的作品中,就得到工作室創新理念的體現。“他的這個作品,在題材和表現手法上都有所創新。”王希偉說,“工作室在結合他的創作理念的基礎上,再給他指導。在符合現代美術理論的基礎上,建議他在余料使用時,利用材料原始的狀態,保持原始基底狀態,這樣可以和玉石的美形成反差。”
  “還有,我們有時會建議學生在制作作品時,在繼承傳統理念的基礎上,激發他們的新的創作理念。如在表現人物力量上,將傳統作品中的羅漢的制作特點,用到現代人物上,可以體現男性人物的力量。”王希偉說。
  在技能人才培養方面,工作室充分發揮了示范引領作用。在校期間,定期開展玉雕講座,參與玉雕專業的教學計劃、教學大綱、校本教材的編寫。
  由于缺乏雙師型人才,王希偉還定期開展教師培訓,對學校青年教師進行玉雕基礎知識和實操技能的培訓,使教師有更多的機會了解玉雕行業,為玉雕行業注入新鮮的血液。“將來還會以工作室為載體,培養更多教師。”王希偉說。
  【小檔案】
  王希偉國家級首席技師工作室2013年3月啟動,5月建成,工作室可以滿足教學開展切割、雕琢、拋光等玉石雕刻整個制作工序和工藝。同時,該工作室還擁有30余套專業教學軟件以及專業圖書共計3萬余冊(含電子圖書)。基地為加強玉雕專業建設,投入了大量的資金。目前,與玉雕專業相關的公共實訓基地總面積達到1510平方米。包括首席技師工作室、首席技師設計室、玉雕實訓室、數字成型研發中心、展廳、金庫、材料庫、泥塑教室、素描教室、材料工具庫等,并進行了功能改造和裝修。共投入資金270多萬元,提供了良好的教學環境。除場地以外,基地還為工作室提供了各種設備設施,包括雕刻橫機、雕刻鑼機、電子雕刻機、電腦雕刻機、超聲波雕刻機、角磨機、開料機、震桶拋光機、萬能機、鉆孔機等,保證工作室開展技術攻關、技術創新、技術交流、傳授技藝等工作的順利開展。
  【對話大師】
  記者:對于工藝美術教學,您覺著提升技藝,需要學校教師在理論和實操上給學生什么輔導?
  王希偉:學生玉雕在制作中,要具有很高的手工制作的才能,還要有足夠優秀的形象思維能力。具備這些需要教師指導他們,文學作品要多看,包括以后搞高端的創作時,都會有用。歷史、地理、軍事、政治、哲學都要涉獵,搞創作包括不少哲學道理,不領會其中的一些話,不會搞出優秀的作品。多涉獵其他類別的知識,只有經過思考,才會創作優秀的作品。實操是手段,不是目的。在基本功上,要求學生在一二三年級,始終保持手感。
  記者:對年輕人,您更側重在工藝美術的創作上,指導他們傳承什么?
  王希偉:首先要傳承具有中國民族特色的東西,不能把老祖宗的東西丟掉。搞創作,不意味著丟掉傳統。要在繼承傳統的基礎上,搞創作。不能基礎還沒有學會,就要創作,這是不現實的。要把傳統的內容,確確實實的掌握,才搞創作去。

?

關于我們| 網站地圖| 官網微博| 手機報| 廣告服務| 聯系我們

主辦:勞動午報社 運營管理:北京市總工會信息中心 版權所有?2013-2016 技術開發:北京正辰科技發展股份有限公司

ICP備案:京ICP備20012564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30017號

嫩草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