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關鍵字: 勞動 博覽 維權

您所在的位置:人物 > 故事 > 正文

“草根”變“大V” 山貨成網紅——快手宋婷婷團隊扶持百萬農戶脫貧紀實

2020-04-10 作者: 來源:


2020年1月,快手扶貧團隊到河北張家口玉狗梁村調查。

2019年7月,宋婷婷(左一)深入到貴州黔東南地區村寨做扶貧調查。

宋婷婷(左三)在貧困地區調查。
 

  在張家界大山里長大的周天送,通過短視頻記錄當地美景,從月收入三四千的打工仔變成擁有百萬粉絲的“大V”,如今組建起了導游團隊;在草原上用直播展示田園牧歌和牛肉干烤制過程,內蒙古小伙太平一年的銷售收入從兩萬元猛增到百萬元;甘肅返鄉青年尚育康花式喂雞的短視頻樂壞了眾多網友,他也從一名小農場主成長為帶動周邊幾十個貧困戶一起養雞的生意人……

  上述網紅有個共同背景:他們都來自偏遠貧困地區,通過快手平臺走紅,在改變自身命運的同時,帶動了周圍群眾脫貧致富。有統計顯示,近500萬來自國家級貧困縣的用戶從快手上獲得收入,快手上推送的關于這些貧困地區的生活視頻總數超11億條,點贊數超247.2億次、播放量超6000億次。

  扶持這百萬“草根”脫貧致富的幕后推手,就是由北京快手科技有限公司副總裁、扶貧辦公室主任宋婷婷領銜的快手扶貧團隊。

  直播加短視頻  實施“造血式”扶貧

  大型企業八年人力資源經驗、負責公司海內外行政管理業務,身為“80后”的宋婷婷在行政人力方面管理十分經驗豐富,但對于扶貧領域,三年前的她還只能算一名新兵。就是她這樣一位“門外漢”,卻一頭扎進了扶貧領域,越干越勇,書寫出了一份令人驚艷的扶貧成績單。

  宋婷婷是怎么摸索出網絡扶貧的新模式的呢?那是在2016年,網絡直播和短視頻逐漸走紅,越來越多普通人開始喜歡發布個人工作或生活短視頻,并觀看各種網絡直播;一個又一個網紅接踵出現,他們通過打賞、網店和廣告等多種形式賺取收入。

  當時正值中共中央、國務院提出精準扶貧概念,制定2020年全面脫貧目標不久,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下,快手公司高層想到可以把直播和短視頻與扶貧工作相結合,通過“內容+社交”的創新電商模式實施“造血式”扶貧,推動貧困地區改變“等米下鍋”的面貌,走上可持續發展之路。

  2018年夏季,快手團隊開始與內蒙古錫林郭勒盟和湖南張家界合作。在地方政府的支持下,幾個平臺上的“大V”前去當地拍攝所見所聞,推介文化旅游資源。節目果然火了,不僅點擊量居高不下,而且僅在張家界就培養出了很多會用快手拍攝美景的導游。導游周天送接受培訓后,在快手上有了逾130萬粉絲,從月收入三四千的打工仔發展成了旅行社老板,一個半月收入就有10萬元。這給了快手團隊極大信心,他們以此為起點,快手團隊開始了網絡精準扶貧之路。

  平臺直播打開銷路 草根一年賣出500萬元

  “快手平臺好,給了我們草根人一個創業的機會。”“我的漢語就是在快手上學到的。”……這是2019年秋日里內蒙古牧民阿木古楞給宋婷婷發來的微信。他還有一個更為人熟知的漢族名字:太平,一位在快手上玩轉短視頻,會用直播與粉絲溝通的草根網紅。

  太平從小長在內蒙古錫林郭勒盟大草原上,小學文化程度,2016年和媽媽開了一間小小的牛肉干加工廠,當年銷售收入只有2萬元,日子過得緊巴巴。經朋友介紹,他開始用快手拍攝風吹草動的草原美景,拍攝牛羊悠閑生活的狀態,拍攝牛肉干烤得滋滋冒油的過程。

  生動又接地氣的視頻一下子吸引了網友的關注,在快手的推廣下,他的粉絲日益增多,慢慢做起網絡銷售牛肉干的生意。到了2018年,太平在快手上的年銷售收入達到百萬元,還幫助鄉親們賣出25萬元的羊肉。如今,他雇傭了當地十幾戶建檔立卡貧困戶,帶領周圍牧民共同脫貧奔小康。

  宋婷婷和太平的關系非常好,她親眼見證了太平一步步的成長。接受媒體采訪時,她也經常分享這個案例,太平的名字由此登上多家主流媒體的版面,2019年12月,太平還接受了央視的專訪。

  宋婷婷團隊對草根的扶持,不是僅僅把他們的短視頻和直播“置頂”,而是深入銷售、推廣、法務等中下游領域。

  甘肅隴南成縣陳院鎮白馬寺村有個22歲“雞司令”尚育康,他到大城市打拼不順回鄉創業,在快手上走紅憑借的是自己的新穎創意:養雞的人很多,但他想出用飼料碼成字引雞去吃的點子,在他的“指揮”下,幾千只雞吃飼料時列隊組成數字、字母、心形等不同圖案。

  他把短視頻用快進幾倍的速度制作好發到快手上,逗得網友們樂得前仰后合,短視頻很快走紅,他逐漸有了30萬粉絲。

  經歷過1500多只雛雞染病死亡等失敗,這時的尚育康算是成功了,但他沒有止步。在接受了快手平臺培訓后,他意識到想要擴大再生產農戶開設正規網店,要突破很多藩籬:針對花式喂雞視頻易復制的特性,他需要搶注商標,將其品牌化;雞生意屬于活禽養殖,互聯網銷售時有很多門檻,需要取得相關資質……這些都是他一個人無法完成的。在快手團隊的指導下,尚育康爭取到地方政府的扶持,成立了養殖合作社,帶動周邊幾十戶貧困戶一起養雞。如今,他養的幾千只雞在市場上供不應求。

  根據《快手精準扶貧報告2018-2019》顯示,截至2019年8月,近500萬來自832個國家級貧困縣的用戶從快手上獲得收入。這些讓扶貧團隊極有成就感的數字,被貼在快手總部一間會客室的墻上,來賓進門第一眼就能看到。

  一年走過18省 平均兩周出一次差

  網絡平臺的扶貧項目能量驚人,但這些業績,不是宋婷婷團隊坐在辦公室里操作幾下電腦就能創造出來的。“如果不做扶貧工作,我都想象不到自己還能走到中國廣袤大地上那么多神經末梢地區去。” 宋婷婷感慨道。

  2019年,宋婷婷在公司牽頭成立扶貧辦公室,同年,她帶著團隊走遍了全國18個省份近30個地區,平均每兩周出一次差,累計行程超過7萬公里。因為很多偏遠地區所在城市的航班較少,她們經常要乘坐“紅眼”航班先飛到當地開通機場的城市,再坐火車到下一級地市,接著坐汽車到達村鎮。

  扶貧團隊走過最差的路,是一條遍布石子的干涸河道,全程3個小時,車在路上顛簸地宛如跳舞,身體一直上下左右地搖晃,下車時每個人的腿都止不住地發抖,眼冒金星。那一瞬間,宋婷婷的腦海里情不自禁產生疑問:我為什么要吃這份苦?呆在空調間里不好嗎?但在看到當地原生態的樣子,見到群眾期待脫貧的眼神,一股使命感又油然而生,讓她馬上進入到了工作狀態。

  在貴州一個比較原始的村寨里,團隊成員雷倩和同伴去全村唯一的小賣部買草帽。拿起貨物無意瞄了一眼,只見十多只蟑螂爬滿了整頂帽子,平日待人接物極為鎮定的兩個女孩瞬間嚇蒙,本能地把草帽扔了出去。緩過神后她們繼續購買,店員說這里可以微信轉賬。這么偏僻的地方居然還流行互聯網交易,她們又覺得很有意思,這些細節都成了大伙兒出差中的調劑品。

  游說村寨開賬號講到虛脫

  深入偏遠鄉村實地探訪,快手團隊發現當地的公路與電力都是通暢的,網絡溝通無障礙,4G手機信號也能用,還有非常多的農副產品和美景,只是因為信息閉塞、交通不便,造成“景在深山人不知”。

  架設貧困地區與現代化城市的信息“天路”,是網絡平臺的優勢所在,對于宋婷婷團隊來說不算太困難,而要打消當地人頭腦中的無形藩籬,沖破固有思維定式,學會借助現代化信息手段自我包裝,卻需要她們付出更多心力。

  2019年夏天,宋婷婷帶隊前往貴州省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從江縣高增鄉占里村,這個封閉的原生態村寨講究男耕女織,沒有什么生活娛樂場所,多數年輕人外出打工。村子有一個非遺文化項目叫侗族大歌,是一種類似于唱山歌的群演形式,極具觀賞性。這次快手團隊收到邀請,幫助當地來傳承這個項目。

  在村委會的狹小屋子里,頂著40度的酷熱高溫,老式吊扇在頭頂上緩慢轉動,耗子時而竄過腳下,宋婷婷一行人和村里寥寥幾個年輕人分坐長桌兩邊,開始“談判”。

  團隊希望用短視頻和直播來記錄侗族大歌,通過網絡分享的形式完成傳承,而村民們卻提出一個讓她們驚訝的建議:請快手公司投資出書,用文字記錄這個非遺文化。

  為什么要用書籍來傳承這個非遺“活化石”?一方表示無法理解,另一方堅持書籍才是傳承文化的嚴肅載體;一方提出動態形式才能更好展現這種表演形式,另一方卻說短視頻和直播只能讓大家看著玩兒;一方反駁如今的網絡社區早已從有趣走向有用,另一方說可以找專業攝像團隊錄制表演過程,存放在二維碼里;一方詢問二維碼要跳轉到什么網站,另一方頓時卡殼了。

  原來,村民們對互聯網的認識還停留在概念上,并不真正知曉二維碼是如何存儲東西的。了解到問題癥結所在,團隊成員輪番上陣,普及短視頻和直播知識,打消村民對互聯網的誤解,每個人都說得口干舌燥。

  整整解釋了一下午,村民們才同意在快手上開一個賬號試試,達成共識的那一刻,他們累得幾乎虛脫。事后回想起來,宋婷婷笑著用“魔幻”來形容當時的感覺。

  事實證明快手團隊的建議是正確的。侗族大歌的賬號從零粉絲起步,短短3個月就有過萬人關注,每一條視頻都有幾千到幾萬不等的點擊量。看到自家項目如此被認可,占里村民對侗族文化傳承的自信心一下子建立起來,他們組成一個小團體,經常策劃拍攝主題。在2020年快手跨年音樂會上,他們為全國觀眾進行了連線表演。

  助力貧困地區實現持續“造血” 功能

  我國政府莊嚴承諾,2020年要解決區域性整體貧困問題,實現現行標準下的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在中央網信辦、國家發展改革委、國務院扶貧辦、工業和信息化部聯合印發的《2019年網絡扶貧工作要點》中,強調要充分發掘互聯網和信息化在脫貧中的潛力,扎實推動網絡扶貧行動向縱深發展。

  截至2019年6月,我國短視頻用戶達到6.48億,占網民總數的75.8%,這種發展態勢為“短視頻+扶貧”模式提供了雄厚基礎。

  2019年12月,人民網輿情數據中心發布《短視頻與扶貧報告》,指出短視頻近年來加快與電商、旅游等領域的融合發展,催生了一種新的扶貧模式——“短視頻+扶貧”。相對于以往的“輸血式”扶貧,“短視頻+扶貧”被稱為“造血式”扶貧,即賦予農民自己擴大再生產實現脫貧致富的能力。

  快手公司CEO宿華指出,怎樣在脫貧攻堅中踐行普惠理念,發揮出更大價值,成為快手公司的“必答題”。

  為了更好地做到精準扶貧,從2018年起,快手公司系統性開展了多個扶貧項目,從電商扶貧、教育扶貧和文旅扶貧等方向,推動社交電商,助力貧困地區早日實現持續“造血”功能。

  正在進行的“幸福鄉村帶頭人計劃”項目,為入選者提供了營銷、財務、企業管理多方面培訓,目前已有10個省份21個鄉村地區的43人畢業。他們在快手平臺上的粉絲一年增長近700萬,累計粉絲超過1400萬;通過他們創造了120余個就業崗位,帶動1000余戶貧困戶增收。

  憑借“長期奮斗在企業扶貧第一線,牽頭成立快手扶貧辦公室,探索出互聯網扶貧新路徑”的突出成績,宋婷婷入選2019“北京青年榜樣·時代楷模”,獲評“青年好網民”稱號。

  2020年是脫貧攻堅決戰決勝之年,但新冠肺炎疫情襲來,農產品面臨嚴重滯銷困境。農業生產和經營是不少貧困家庭的主要收入來源,如果錯過春耕時節,這些家庭的脫貧步伐將被嚴重拖住。

  為了支持疫情防控時期生鮮農產品“保穩供應”,快手公司再度出手,第一時間推出“全民戰疫,攜‘手’助農” 活動。從3月3日到3月10日,來自河北、廣西、山東、河南、新疆等多個省區的11位副縣長、縣領導在快手上化身主播,加入直播帶貨大軍,通過各種方式推銷當地農產品。

  同時,快手上線“百城縣長直播助農”活動專區,對應每位縣長匹配諸多擁有千萬粉絲的愛心主播連麥互動,并提供流量支持,助力滯銷生鮮農產品銷售。

  11位縣長、縣領導連同11位快手達人在活動期間直播近30場,吸引超過2100萬人觀看,累計銷售數百噸果蔬生鮮產品,同步銷售泡椒、蜂蜜、咸鴨蛋等超過20多種因疫情而滯銷的農副產品,累計銷售額突破2000多萬元。

  “短視頻+直播扶貧”模式,再次煥發出強大的生命力。看著屏幕中農戶們緊縮的眉頭舒展開來,看著一波又一波上升的農副產品銷售數字,宋婷婷欣慰地笑了。

  【對話宋婷婷】

  快手做扶貧并不依靠刻意炒熱點

  勞動午報:與其他網站開展的扶貧項目相比,快手有何獨特之處?

  宋婷婷:在脫貧攻堅的時代背景下,無論是政府、單位,還是個人,大家都希望從力所能及的維度做一些事情。

  快手在做網絡扶貧,淘寶、抖音、微博等其他互聯網公司也在做。大家發揮各自的長項,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彼此的區別是平臺自身屬性帶來的,是基于自身的能力和特點。

  快手平臺的特質是平等互惠,這個平臺予以普通人更多的流量曝光和更多關注度,普通人只要發的視頻真實有趣,就能獲得一定程度的曝光,就有機會讓自己的生活被更多人看到。被看到意味著能夠和更廣闊的世界產生連接,帶來無限的可能性。我們的扶貧工作,就是把這樣的能量更系統地運用在項目上,結合當地政府的實際情況,根據需求幫助貧困戶,用項目支撐他們持續下去。

  快手做扶貧不是刻意去炒一些熱點,而是這個平臺本身具備了扶貧內生驅動力。

  勞動午報:快手平臺每天可能有上千萬條視頻產生,同質化現象嚴重,如何保持扶貧網紅的關注度,實現持續流量?

  宋婷婷:要把流量轉化為購買力,最主要的還是授人以漁。網紅帶貨的一次性銷量確實非常好,可能賣一天就相當于當地幾個月的銷售額,但這還不夠,最關鍵的還是要培養當地人改變自己生活的意愿和能力,后面的培養要跟上。

  培養什么能力因人而異。有的人如果缺乏創意,甚至缺乏對互聯網世界的認知,我們就改變他的理念,甚至邀請他來北京,親眼看一看一線城市的互聯網生活是什么樣,真實的反饋是什么。

  有的人如果有比較強的創意,但是后續供應鏈、生產、包裝、物流運輸,乃至質量監督環節不夠成熟,我們就聯合當地政府,對他在創業中遇到的實際問題給予幫助,提供不同方面的資源,保證他真的能找到符合自身實際、符合當地經濟和產業發展情況的道路。中國大地上每個地方都有自身特色,很多人立足本地就能活得很好。

  而且,我們不是把流量只分給“大V”,那樣可能只有一個人活得好,其他沒有流量的就不容易被看到。快手采取的是價值觀指導算法,讓短視頻發布者的流量相對更平均,就是從技術層面對流量實行分發,讓更多普通人獲得流量支持,做成普惠的網絡社區,而不是一個只依靠“大V”的精致社區。

  勞動午報:如何鑒別有真才實干和只想出名的用戶?快手有何干預措施?如何避免“素人”的虛假宣傳?

  宋婷婷:我們和“大V”的合作有幾方面:一看他們是否具備正能量,這個從平時拍攝的作品中就能判斷出來,其次看他們是否有意愿去幫助貧困地區帶貨;二是要看他們的實際銷售能力,這個可以通過后臺看到數據,做不了假。我們會根據當地想推介的產品挑選適合的主播,把產品和主播本身做好品牌匹配。

  對于“素人”的包裝,以“幸福鄉村帶頭人計劃”為例。我們首先在網絡平臺和貧困地區發布招募信息,收到報名表后,首先要看他以往發布作品的性質,然后逐一家訪,去當地和政府主管部門了解情況,還會有深入的面談,了解對方的背景、動機和真實想法。一旦我們把對方吸收成學員,既要投入很多資源去培養,也在各個方面給予很大支持,所以挑選時會很慎重。

  □本報記者 任潔

2020年1月,快手扶貧團隊到河北張家口玉狗梁村調查。

 

2019年7月,宋婷婷(左一)深入到貴州黔東南地區村寨做扶貧調查。

 

宋婷婷(左三)在貧困地區調查。

嫩草影院

相關閱讀:

?

關于我們| 網站地圖| 官網微博| 手機報| 廣告服務| 聯系我們

主辦:勞動午報社 運營管理:北京市總工會信息中心 版權所有?2013-2016 技術開發:北京正辰科技發展股份有限公司

ICP備案:京ICP備20012564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30017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