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關鍵字: 勞動 博覽 維權

您所在的位置:人物 > 故事 > 正文

護士王穎妍:瞞著父母馳援武漢

2020-03-27 作者: 來源:


“我爸媽都不知道我到了武漢。特別是我媽,她是個粗線條的人,每天在平谷縣城里幫我和姐姐帶孩子,感覺她比我都忙,老兩口一直以為我在市里醫院上班呢。我爸在村里住,說得保證我們村是凈土,都沒給我媽辦出入證,讓她在城里住著別回家……”平谷姑娘王穎妍在電話那頭咯咯地笑著。

“你這隱藏的很深啊。”記者說。

“嘿嘿,不能讓他們為我擔心呀,我能照顧好自己。”王穎妍說。

王穎妍,北京積水潭醫院回龍觀院區重癥醫學科護師,1989年出生于北京市平谷區大華山鎮前北宮村。今年1月27日,作為北京醫療隊的一員,她奔赴武漢協和醫院西院馳援。

報名支援武漢瞞著父母

大年初二早上8點,王穎妍剛剛下夜班,手機里傳來科室群發的征集報名參加武漢醫療馳援的通知。接到通知前,王穎妍就和同事討論過去武漢支援的想法。“非典時我上初一,如今參加工作8年了,一直在ICU,照顧重癥患者有經驗,國家有需要,我報名上前線。”王穎妍沒有多想,就提交了報名申請。

丈夫王賀接王穎妍下班,回家路程的半小時里,王穎妍心情忐忑,不知道怎么和丈夫提起自己報名的事,畢竟兒子才2歲,正是需要照顧的時候。車子停好,王穎妍叫住了要上樓的丈夫。

“醫院要組織去武漢支援,我報名了。”

丈夫愣了愣神說:“你考慮好了?”

王穎妍說:“你不怪我吧,報完名才告訴你。”

“去吧,國家需要,我不能給你拖后腿,兒子有奶奶姥姥照顧,趕緊收拾東西去。”

“你可別告訴我爸媽啊,就說我在醫院不能回家……”

1月28日凌晨,王穎妍所在的北京市屬醫院醫療隊抵達武漢,接手武漢協和醫院西院新冠肺炎病患的救治工作,此后,王穎妍一直堅守在病房。

“我在ICU隔離病房工作,這里是收治危重病人的地方,是最危險的地方。我們有嚴格標準的防護措施,每天24小時待命,隨時準備收治病人。每天很忙很累,但來了我就不后悔。”王穎妍說。

見不得病患卡痰難受的樣子

王穎妍大學畢業后,一直在重癥醫學科工作。護理的都是重癥患者,經驗豐富,業務扎實,這也是科室派她參加支援的重要因素。常年的ICU工作,讓王穎妍有了個“職業病”,就是見不得病人因為嗓子里有痰難受的樣子。

在武漢協和醫院西院12層重癥隔離病房,有一位35歲的女性新冠肺炎患者。王穎妍在做好各位病患護理工作的同時,得空就去看看她。“她太年輕了,一直在ICU,情緒也不太好。那幾天狀態好了不少,我們鼓勵她盡可能多吃一點東西,要堅強,要樂觀,這樣對身體恢復都有好處。”王穎妍回憶說。

這一天,王穎妍又來到女患者的病房,聽到她因為有痰呼吸不暢的聲音。“咱們坐起來,我給你拍拍后背,咱們把痰咳一咳好不好?咳出來就舒服了。” “我能坐起來嗎?”女患者驚訝地問。

“你要相信自己呀,你恢復的很好,我幫你,咱們努力。”穿著隔離衣的王穎妍,用力撐起患者的后背,輕拍、鼓勵、處理痰漬……“謝謝,咳出來舒服多了,我沒想到自己能坐起來。”女患者郁結已久的心打開了,淚水潤濕了眼眶。“你要加油呀!咱們一道努力恢復,讓您早日出院。”王穎妍說。

遞交入黨申請書

日復一日,王穎妍已經適應了在武漢緊張的醫務工作。與身邊的同事并肩作戰,北京醫療隊的精氣神鼓舞著她再接再厲,越戰越勇。在這里的每一天,她在抗擊新冠肺炎一線,感受著黨和國家為守護人民群眾的健康平安作出的努力;感受著身邊同事舍小家為大家,沖在前線搶救生命的奉獻精神。

2月1日,王穎妍向北京醫療隊臨時黨支部遞交了入黨申請書。

這次參加支援武漢醫療隊工作,王穎妍對黨組織的敬畏之心溢于言表。

武漢距離平谷1300公里。王穎妍想家的時候,就翻開手機里的照片看一會。有時還會打開地圖軟件,量量這里離家有多遠。丈夫的“保密工作”很扎實,父母還一直不知道她去了武漢。

“我家在平谷北部山區,父母都是淳樸實在的農民。我和他們說在市里醫院工作呢,得隔離,不能回家。他們都信。”王穎妍說。

只身在武漢,親人在平谷。王穎妍每天也在關注著家鄉的疫情防控工作。每天看到“平谷區自有疫情以來無報告病例 ”,她特別開心,為家鄉周密的防控工作感到自豪。

□本報記者 馬超

相關閱讀:

?

關于我們| 網站地圖| 官網微博| 手機報| 廣告服務| 聯系我們

主辦:勞動午報社 運營管理:北京市總工會信息中心 版權所有?2013-2016 技術開發:北京正辰科技發展股份有限公司

ICP備案:京ICP備20012564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30017號

嫩草影院